火熱都市异能 《香消玉損1:姐姐》-第五十四章 報警讀書

香消玉損1:姐姐
小說推薦香消玉損1:姐姐香消玉损1:姐姐
“昨天晚上吃饭,我遇到了齐傅丽。”范芳芳说道。
“你怎么遇到她了,找你麻烦了吗?”王晓琪问道。
“没有,我……”
范芳芳把遇到齐傅丽时做的事情告诉了她们。
“那她一定气炸了吧?”王晓琪问道。
“气没气炸我不知道,但是应该不会太好。”范芳芳回道。
“那你要小心了,我觉得齐傅丽这个人可不会善罢甘休的。”杨玉妮说道。
“我们害怕她不成?”周晓阮硬气的回道。
“怕倒是不怕,但是备不住她下黑手。”杨玉妮担心的说道。
“没事的,不用担心。”王晓琪说道。
“小心点为好,不给你们聊了,我有事先去忙了。”杨玉妮说完离开了宿舍。
束开莉随后也去了超市,其他人也各自忙去了。
某派出所
“我要报案。”一男女走进派出所男子说道。
“你要报什么?”警察问道。
“我女朋友好像被人强奸了。”男人说道。
“稍等一下。”警察说道。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警察走过来对他们说:“你们两个跟我来吧。”
緣分0 小說
两个人跟着女警察来到一个房间,房间里已经有另一个警察坐在里面。
“你们坐。”
女警察让他们坐下后,又倒了两杯水给他们,之后坐在他们对面。
“说说怎么回事?”女警察问道。
“我怀疑我女朋友被人强奸了。”男子说道。
“你叫什么?”女警察问道。
“我叫章开释。”男子回答道。
“那你呢?”女警对那女子问道。
“我叫阚步媛。”那女子回答道。
“你们什么关系?”
“她是我女朋友。”章开释回道。
“是吗?”女警又对阚步媛问道。
“嗯!”阚步媛回应道。
“说一下案情的经过吧。”女警说道。
“这样的,那天……”
章开释开始讲了起来。
两天前,章开释下班后回到住处,见家里没有人,给阚步媛打电话询问。
“媛媛,你还没回来吗?”
“对不起,我今天跟同事聚餐,晚一些回去,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阚步媛接到男朋友的电话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知道,早点回来,少喝酒,最好别喝。”章开释关心的说道。
“好的,知道了,么…”阚步媛回道。
章开释一直等到十一点多都没有见到阚步媛回来,也有些担心,于是再次拨打了她的电话。
“喂。”
电话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阚步媛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喝了不少的酒。
“媛媛,你怎么还没有回来?”章开释担心的问道。
生存競技場
“马上就结束了,我一会儿就回去了,不应担心。”阚步媛回答道。
“要不要我去接你?”章开释关心的问道。
“不用,我没事,一会就回去了。”阚步媛说道。
随后两人结束对话,不知道过了多久,章开释在沙发上睡着了,等醒来,发现已经是凌晨五点多钟了。
“怎么还没有回来?”章开释自言自语的说道。
章开释打了几个电话也没有接,心里瞬间慌张了起来,于是决定出去找她,章开释刚要出门,突然,门被从外面打开了,阚步媛从外面晃晃悠悠的走进来,章开释急忙走上前去搀扶她。
“你怎么才回来?没事吧?”章开释关心的问道。
“喝多了,在那里睡着了。”阚步媛用无力的声音说道。
请让我啃一口
“那你同事怎么没有送你回来,你没事吧?”章开释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可能喝的有点多,有点头晕,睡一觉就好了。”阚步媛回道。
章开释搀扶着阚步媛进去卧室,让她休息。
等阚步媛休息好之后,她感觉身体还是有些不适,特别是下体有些疼痛,于是章开释陪着阚步媛一起来到医院检查,医院告诉她下体有些撕裂,并告诉他们要注意合理的进行房事,但是他们最近两天并没有做过。
“我知道就是这些,所以我怀疑她可能被人强奸了。”章开释说道。
“阚步媛,你说说吧。”女警说道。
“我那天……”
阚步媛开始回想起那天的情景。
阚步媛和三位女同事一起去吃饭,吃完饭之后阚步媛准备回家,但是女同事提议去唱歌,她不准备去,但是实在没有办法拒绝同事的一直劝说,于是就决定跟着一起去,一会儿就回家。
谁知道同事去了之后又点了很多酒,不知不觉的自己酒喝得有点多了,第二次接到章开释的电话的时候,就准备离开。
于是,阚步媛就想先出去上个厕所,可能是由于喝得太多,从厕所出来推门就进去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进去后发现进的房间不太对,里面是四个男的,并不是刚才的包房,急忙想要出去,突然从旁边过来一个男人堵住了门。
“你们想干嘛?”阚步媛慌张的大声喊道。
“还没有问你,你反倒问起了我们?”挡门的男人说道。
“我走错了,让看。”
阚步媛想要推开那男子,但是自己根本推不动。
“既然进来,那就喝一杯再走吧。”男人说道。
“我不认识你们,请你们让开。”阚步媛大声的呵斥道。
房间里的四个人并不为所动,挡门的男子直接拉着她坐下,阚步媛虽有挣扎,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这时,另一个男子拿着一杯酒过来,一手搭上阚步媛的肩膀,搂着她,另一只手把手里的酒递给他。
“只要你喝完这杯酒,就让你离开。”过来的男子说道。
“我不喝,放开我。”阚步媛挣扎的说道。
“不喝,今天就别想出去。”搂着阚步媛的人突然严厉的说道。
“我喝了就让我离开?”阚步媛见走不了,问道。
“对,喝了它你就可以走了。”
阚步媛接过酒杯,直接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就要起身离开了,可是抱着自己的男人的手并没有松开,另一个男人又递过来一杯酒。
“你们说我喝完就让我离开的,我是不会再喝的。”阚步媛并没有接过这杯酒。
“喝了这杯保准让你离开。”递过来酒的男子说道。
“你们不讲信用,我是不会再喝的。”阚步媛严厉的拒绝道。
阚步媛与他们争执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晕,身体有一种漂浮感,再加上包房里的音乐声,有种不由自主的想要跟着旋律跳动。
“让她走吧。”一直坐在一旁的另一个男子开口说道。
搂着阚步媛的男子放开她,阚步媛起身准备离开,可是身体像是不听使唤似的挪不动脚步,之前搂着她的男子见她不动,伸手再次搂着她,阚步媛浑身使不上力气,再次瘫坐在沙发上,不久后意识就开始模糊。
……
等阚步媛再次醒来,包房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只剩她自己在包房里,自己身上的衣服很凌乱,裤子已经被退到脚踝,她自己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侵犯了,整理好衣服,晃晃悠悠的走出包房,找到之前的包房,里面也没有人,阚步媛进去拿起自己的包,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四十五分了,之后就打车离开回家了。
“我能记起来的就是这些。”阚步媛说道。
“你再仔细想一想,还有没有其他能记起的地方?”女警问道。
“其他真的记不起来。”阚步媛回道。
“好的,知道了。”女警回道。
随后女警出去叫了另外一位女警过来。
“带她去做一下毒品检测。”
“是。”
另一位女警过来就要带走阚步媛,章开释上前阻止道:“什么意思?你们怀疑她吸毒吗?”
“同志,我们不是怀疑她,我们是怀疑她被人喂食了,所以请你配合一下,只是做一个简单的检查。”女警解释道。
“检测完我们就可以离开了吗?”章开释问道。
“是的,检测完你们就可以自行离开,对于你们所说的事情,我们会高度重视的,等我们调查结果出来,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请你们不要担心,如果你们再想起什么,可以再次来我们这里进行说明,也可以直接找我,我叫朱碧秋。”女警察朱碧秋说道。
“好的,我们知道。”
随后两人离开。
“都记下来了吗?”朱碧秋对做笔录的警察说道。
“秋姐,都记下来了。”
咚咚……
突然有人敲了几下门,两人都看向门口。
“还在忙,刚吃饭去了,一起?”门口站着一位警察说道。
“这么快。”朱碧秋看向另一位警察接着说道,“你整理一下去吃饭吧。”
“好的,秋姐。”
“什么案子?”
“廖步凡,不该问的别乱打听。”
“好的,秋姐!”
“哎,又是一个迷药强奸案,这已经是这个月的七个来报案的了。”朱碧秋感叹道。
“难道都是一批人所为?”廖步凡疑惑道。
“听他们的描述不太像,这几起事件发生的地点也不在同一个地方,除了作案手法有些相似外,也没有其他规律。”朱碧秋说道。
“这还真是不好办。”廖步凡说道。
“是啊。”朱碧秋回应道。
“不过,还没有事情能够难得住我们秋姐的,自从你来到这里六年多,不管大案小案,只要经过你手的,没有破不了的。”廖步凡毫不客气的夸奖道。
“就你会说到好听的。”朱碧秋回应道。
“不是我说,这就是事实。”廖步凡接着夸奖道。
“别贫了,再贫你自己去吧。”朱碧秋故意装作生气的说道。
“我的好姐姐,赶紧走吧。”
廖步凡推着朱碧秋赶往食堂。